黄山游戏代练虚拟社区

互联网+色情衍生的黑产

网络黑产那点事2018-06-20 09:36:06

刚从西安回来,本来想挖掘一波卡商,安在的人找我转载两篇文章,我后台一看发现有的文章没有标明原创,我就重发一遍。刚好为我偷懒找了借口,这就很有灵性。


西安是个好地方啊,七年前我去的时候还在饭客混,路费都叫我玩没了,最后还是笑姐老饭救助了我一笔。七年啊。



沉重悼念东莞扫黄两年三个月零四天。


14年的时候,有份调查数据显示中国色情行业交易总额达到了4980亿。直接拉动的产业为392.4亿元,对中国总的经济贡献为5372.4亿元人民币(数据来源于网络),很明显,在国内,色情行业是刚需,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——饱暖思淫欲,饥寒起盗心。


国家对扫黄的重视性,让这个传承到现在的行业伤了几分元气,互联网的迅速发展,就像是上帝打开的另一扇窗户,不少人看到了其中隐藏的暴利,有道是穷则变,变则通。这互联网啊,就成了另一条的色情行业发展的重要渠道。


    我一直很想对一些朋友说:喏,你们的女神


我加的Q群有很多,技术讨论群、黑色产业群、游戏群、甚至LOL代练群一大堆乱七八糟的,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Q群:中国XXXDL协会。



当时我就奇了怪了,这个DL协会是个什么东西?代练群?但是当时我已经不玩代练了,所以一直以为是个代练群就没关注,也懒得退群了,屏蔽了就一直挂在哪里,直到有一天接到了一个@全部成员的提醒:楼凤老板来几个,前期一单一接,带上你的地方M我。



一般代练群里喊的“黑话”都是类似D3白金上下来个中杀,厂长以就位类似这种,这个楼凤是个什么东西,地方?指的是哪个游戏区。我的好奇心一下子就按捺不住了,开始了长达3天的潜伏。


根据我的了解,楼凤最早的叫法是从香港开始叫的,叫一楼一凤,又叫161feng或161、141,是香港性工作者的一种提供色情服务的方式,是为了逃避法律责任发展出来的模式(详情可搜索“一楼一凤”),后来内地也有了这种模式,称呼开始统一,统称为楼凤,也就是一个住所只有一名性交易工作者,这个住所呢,有的是租的房子,有的是酒店,更有直接在自己家里的。这个行当呢,有的是老板统一管理,群消息中的那句“楼凤老板”就是在找管事的人,也有一些自己干的,一般叫单飞。



早些年穿越大街小巷的时候,时不时会有穿着暴漏的姑娘,或者看起来岁数大的男人女人们突然问你“帅哥玩不玩?有漂亮小妹”。说起这个,我想起来有一年我和汪百万半夜出去吃东西的时候,在我家附近,我俩聊的正嗨,突然背后幽幽传来一声:帅哥玩吗?我去你大爷啊,当时就把本男神差点吓尿,据说我当时的表情是这样的0_0Zzzzz。


这种东西,叫站街,80,90后应该听说过站街女,说的就是这种。后来站街的说法就被延续到了互联网上,最早的时候,是商家利用微信附近的人进行推广产品的一种渠道,在后来,色情产业的小能手们,也开始把这种方式应用到了招客人上面。


最早的技术手段很一般,基本是以模拟器+脚本实现



后来腾讯开始注重这方面的事情,打招呼做了限制(每个微信号每天只能打20次招呼),但是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。他们利用微信的定位,包装微信号比如露骨的照片,微信昵称;然后分别放到不同的地点,做起了愿者上钩的渔翁。再后来,腾讯开始大面积封停账号,直到现在,一个用来聊天的普通微信号,居然高达25元。


这个时候的技术手段算是比较成熟了,大家都开始瞄着TCP协议下功夫,开始有了协议群发,协议站街等等,不过前面还好分析一些,这几天看群里,貌似

微信现在很棘手。



可也是在这个时候,移动社交达到了一个空前的发展,各种打着社交名号其实内地里男盗女娼的APP层出不穷,陌陌,遇见等等等等不一而足。商家们一看乐了,老天爷待我们不薄啊,这不又开了一扇窗户吗?于是开始纷纷转战其他APP,诱导其他APP的用户,主动添加他们的微信或者QQ。



加了微信或者QQ之后呢,就有人开始跟你聊天了,给你介绍有什么服务,大概地址。跟你聊天的人,就是文章开头所说的DL,也就是代聊。


这里注意了,跟你聊天的人,以及跟你最后见到的人是不一样的,不一样的,不一样的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


如果谈妥了,姑娘可以上门(要付车费,你看没看上都要车费,别问我为什么知道,我跟大春找过,叫了4个,最后什么事都没干,一人给了50块车费,花了200看了个乐子),你也可以去姑娘提供的地方。如何发现附近的人谁是代聊呢?一般来说,名字很奇怪,看起来就是随机生产出来的那种,例如三四个偏僻字的,如果还配了一张美女、裸露头像或者干脆没有头像的,那么有八成就是代聊了。


最后插一句,这里面也不缺玩仙人跳的,有的是真的做交易,有的就是下套整你,诸位可不要轻易尝试。当然,互联网+色情衍生的不止这一个,还有其他什么伴游、租我一类的故事,改日再聊,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,大家江山不改绿水长流,后会有期。